back icon
header logo
search logo
share logo
癌症晚期得医治的见证:医治的手(一)

2021年3月14 日, 我在邳州中医院查出肺部肿瘤。得知后,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春天,我出了一身汗。2021年3月17日到25日在南京江苏省人民医院检查确诊是肺部肿瘤,诊断是左肺部腺癌 。家人和医生说是三种肺癌中最好治疗的腺癌,是早期到中期之间。

2021年4月16日 ,我才得知自己不是肺癌的早期到中期之间,而是肺癌晚期。那是第二次化疗后出院的当天上午, 在出院单上看到属于晚期,原来第一次的出院记录没给我,病情都对我隐瞒了……


耶稣离开那地方,来到靠近加利利的海边,就上山坐下。有许多人到他那里,带着瘸子、瞎子、哑巴、有残疾的,和好些别的病人,都放在他脚前;他就治好了他们。甚至众人都希奇;因为看见哑巴说话,残疾的痊愈,瘸子行走,瞎子看见,他们就归荣耀给以色列的 神。(太15:29-31)

一、 祷告求问,看到神迹,被主引领

弟兄姊妹,我们能成为基督徒,属灵的经历各有不同。说实在的,我决志归主前,只相信主耶稣能赶鬼,所以我买了一本《圣经》没兴趣看,给我妻子,她也不看。我就为了辟邪放在床头,因为妻子常被魔鬼搅扰。我们都知道约伯,他是经历了神以后,说“我从前风闻有你,现在亲眼看见了你”。而我归主,是先亲眼看见了神,才真正的开始经历神,感谢主!

那一年的夏末,我从体制内退二线后,想外出挣钱。因为必须培养四个孩子,当时他们两个上大学,两个读高中,还要还房贷,经济压力太大。我想去广州找机会, 又犹豫不决,因为不能照顾尚在读高中的两个孩子。那时,我是相信有主的,只是还没受洗归主,心里也是常常祷告的。

那年夏天的一个早上,我在小区里近十米宽的河上的桥中心,看到河边有四条一尺左右长的景观鱼无规则地游动,心里祷告说:”主啊,我想去广州,只是拿不定主意。如果你让我去广州,就让那四条鱼到我面前来。”祷告刚完,四条鱼就游到河中心,它们的头面对我,齐齐的横着排列着。我心里惊讶惊奇,接着又祷告:“主啊,你真的让我去就让四条鱼转一圈。”心里就这么一说,最南边的那条鱼,右后转弯,其它三条跟着,四条鱼就一个接着一个转了一个圆圈,然后,又一个接着一个从桥底下游走了。

于是我就去了广州,后来在东山堂受洗归主,生命开始改变。自那以后,神又让我看到了祂,主不断赐给我和我家恩惠和平安。感谢神,感谢慈爱、大能的救主!下面,我简单梳理一下属灵经历。

我18岁于部队驻地温州新华书店购买 《圣经故事》,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我就被上帝预定了,注定成为神的儿子。30岁那年,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,被停职,生活经历了改变,后来恢复了工作;可能是40岁那年,经历一场车祸,头部重创,昏死至少半个小时,后来明白,我被上帝看顾,被上帝拯救, 仅仅住院两天,就安然无恙;十多年后,我于广州协和神学院被上帝籍着仆人寇绍恩牧师呼召,决志信主,与上帝立了约,并许了愿;后参加广州东山堂将近一年的慕道班、洗礼班,单独受洗归主。学习期间,在圣诗班侍奉;之后蒙主恩典、辗转各地,继广州东山堂诗班侍奉后,又在南京圣训堂诗班、重庆福音堂诗班、广东中山市太平堂诗班、北京朝阳堂诗班侍奉;2016年考进北京通州堂第三届神学班,进行一年的学习并结业归主后,于打工旅居期间,还到过各地教堂听道或诗班学习与侍奉,亲近神、敬拜神,有南京莫愁路堂、圣保罗教堂,郑州二七广场教堂、贵阳主恩堂、昆明基督教堂、重庆天恩堂、南昌志道堂、丹东基督教堂、哈尔滨基督教堂、广西柳州基督教堂等。

二、 疏于灵修,偏离主道,因罪得病

我归主后的十年间,许多次有幸被主光照、看见神迹、得启示、得医治。但是,也因软弱受诱惑 ,被撒但所辖制,懈怠了学道,背离正道,远离了主,亏欠了主。归主之后的第一年,我通读了一遍《圣经》,看的是一位服侍主的姊妹送我的启导本《圣经》,要对照注释读。后来的几年里,读经就懒惰了,而且智慧书都没细读,没有耐心,总觉是枯燥无比。

再后来,连走马观花式的读经也没有了,只是把《圣经》随身带着,以求神的护佑。因为自己淡泊了与神立的约,也不为自己日后侍奉主向神许的愿装备自己,而且犯了十条诫命中不圣洁的罪,让我的灵魂不得安宁。我真的担心神会管教我,说的直接点,担心神会惩罚我。保罗说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,我知道我更是罪人中的罪魁。

1、得病的原因:没有胜过试探,犯了罪

《约翰一书》2章16节说,“凡世界上的事,就像肉体的情欲,眼目的情欲,并今生的骄傲,都不是从父来的,乃是从世界来的”。世间一切罪孽渊源,都离不了这三种情欲。这里的“情欲”,意思是“欲望,欲念”。我从心里也是惧怕神的,因为我看到了神迹。我的颈椎病就是主给我医治好的,我怎么能不像小孩子怕父亲呢?我知道我是被神光照的,我是是被主预定、拣选、呼召和恩待的,但是我仍然像个顽童,仰仗着天父的爱,读经吊儿郎当,不明白父的旨意,当面对三种试探,我和父神玩起了“藏猫猫”,犯了不圣洁的罪,就祷告求主掩面不看我的罪。还把自己分成了两个“我”,犯罪的时候是属世界的,去教堂敬拜的时候是属灵的。真的是自欺欺人!2016年,我在北京通州堂诗班学唱一首歌,题目是《不要自欺》,歌词里有整段《加拉太书》6章7节至9节的经文,“不要自欺,神是轻慢不得的。人种的是什么,收的也是什么。顺着情欲撒种的,必从情欲收败坏;顺着圣灵撒种的,必从圣灵收永生。我们行善,不可丧志;若不灰心,到了时候就要收成”。唱着歌词,我心里不平安。之前,我在广州东山堂、重庆福音堂、广东中山市太平堂的诗班服侍过,后来好几年就是上不了台赞美,包括在北京通州堂和朝阳堂,只是在诗班训练。我知道,我不圣洁,不配穿洁白的诗袍,灵与肉的挣扎程度让我忏悔。

我得病后,和重庆福音堂圣诗班的班长黄姊妹交流,她组织诗班的同工们为我代祷。有个姊妹发给我一个视频讲座,是关于人得病的两个原因,一种原因是因为人不好的生活环境、不好的生活习惯;一种是因为人犯了罪。在构思这篇见证主医治恩典的文稿时,我百度了“基督徒得病的原因”,搜到一篇文章,作者是约翰·麦克阿瑟 ,他是当今著名牧师之一,著名作家,是美国加州太阳谷“恩典社区教会”的主任牧师,神学院院长。对于关于基督徒为什么得病的问题,他讲了三个原因,其中一个原因:有些疾病是罪的惩罚。

在《民数记》12章,我们看到米利暗因悖逆神而得了大麻风,然后我们看到她悔改认罪而获得医治。在《申命记》28章20节至22节,神警告以色列人,如果他们行恶犯罪,就会有瘟疫侵袭他们。在《列王纪下》5章,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因为贪心而得了麻风病。

我之前是没有得到这方面信息的,因为不读经、不查经,但是因为我屡次犯了罪,心里觉得上帝会惩罚我,或者是管教我。我不止一次地祷告,主啊,我罪的后果我自己担,请你惩罚在我身上,别影响我的孩子们。所以,我是同意人生病特别是基督徒得病是因为犯了罪的。这是自我认识,是有利于认罪悔改的。

所以,基督徒得了病,应该从生活各个领域检查是否有未认的罪;若有,就需要悔改,并经历神的赦罪之恩。我反思自己得病的原因,就是疏于灵修,行道不正,犯了罪。那么,得了绝症之后呢?是绝望吗?是怕死吗?是经受不了治疗的痛苦吗?是担心治疗后人财两空吗?对我来说,不全是。

2、得病的痛苦:灵魂的痛甚于身体的痛

2021年3月14 日, 我在邳州中医院查出肺部肿瘤。得知后,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春天,我出了一身汗。2021年3月17日到25日在南京江苏省人民医院检查确诊是肺部肿瘤,诊断是左肺部腺癌 。家人和医生说是三种肺癌中最好治疗的腺癌,是早期到中期之间。我相信了,感觉有了盼望。我安慰自己,和同龄人、同事比较, 孩子比别人多两个到三个,四个儿女都培养成大学生,而且进城买了房子,主保守我挣到钱,生活从贫困变得丰足。

但是,夜里就睡不着,心里反复思想:神啊,如果你惩罚我,也不该让我得这种病啊!让我得个不是绝症的病不行吗?我反复睡不着,心里很难过,就轻轻唱起赞美诗《恩友歌》,唱着唱着就流泪哽咽了,把陪床的妻子吵醒了,她也哭。无论是在从鼻腔插管到肺部穿刺,还是在胸部植入输液港手术中,我是不怕疼的,当时心里想的真是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受鞭伤、被钉流血,我这不算什么。但是,比起身体的痛苦,更痛苦的是我的心,是难以用文字表达的痛苦,当时并不是因为心里有主,不是因为认罪悔改,也不是想到亏欠了神,那我痛苦不堪、心结难解的是什么呢?

虽然我相信自己是肺癌早期和中期,但是仍然知道是不治之症。如果早早死去,我除了担心人财两空外,主要有四个不甘心:首先,我的父母都还在,我是长子,如果我去世了,就不能为他们养老送终了;其次,是我大女儿的婚姻问题没解决,如果我死了,看不到她结婚了;还有我还没有抱孙子,儿子结婚一年多了,小夫妻二人在北京工作,当时还没有孕育孩子;最后,我还有一年半就办理退休手续了,四个孩子也都培养上完了大学,眼看拿退休工资享福,我死了不足惜,放不下跟我受了几十年苦的妻子,她没有工作,应该享受我的退休工资。如果我死了,虽有儿女赡养,总是不如享受我的退休工资的好。

后来,我醒悟了。我这四个不甘心,想的都是自己,唯独没有想到我们的上帝,没想到我向主许过的愿,是不受神喜悦的。但是,主是仁慈的,是我随时的帮助。在检查、治疗的过程中,我深深知道主真是随时的帮助!只要心中有主,口里祈求,祂就应允。下面我分享两个见证。PETCT检查前,我咳嗽厉害,接连不断,一个等候检查的人,说他上次就是因为咳嗽没能检查,这是第二次来,说我这次应该也不能检查了。我就祷告,感谢神,检查中20分钟一点没有咳嗽,保证了检查效果。化疗需要输液,需要在右胸部开刀,植入输液港。手术前,我咳嗽不断,医生说如果想咳嗽就告诉他,他就停下手术刀,停下缝合的针。我就祷告,求主止息我的咳嗽,感谢神,手术也有20多分钟,我就没咳嗽,下了手术台,就开始咳嗽了。

(未完待续……)

注:本文为特约/自由撰稿人文章,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。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,供读者参考,福音时报保持中立。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!

京ICP备07014451号-1 |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©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